改變美國歷史的兩聲槍響

 

初春的德州,風和日麗的晌午,我漫步在達拉斯市區的街頭

陽光自路樹間篩灑而落,清風輕拂著雙頰

捎來了花香、青草香,和美國中西部特有的泥土香

 

來達拉斯之前,問我對這座城市的認識,除了NBA的小牛隊(Mavericks)

那就非歷史上最著名,也最懸疑的一宗暗殺事件莫屬了

 

〝約翰﹒F﹒甘迺迪(John F. Kennedy),美國第三十五任總統

1963年11月22日,在德克薩斯州達拉斯市遇刺身亡〞

 

眼前是鱗次櫛比的市中心高樓,美茵街(Main Street)上人車熙攘

置身於此,並未感到半分喧鬧氣息,何故?

答案或可從坐落市區中央,一幢破舊的木屋來探究

 

走近一瞧,上頭寫著「此木屋建於1841年,乃達拉斯史上第一個建築物」

諸如此類史蹟文物散佈於城市各角落,多數維持著最初的樣貌

卻自然地融入街景,也為達拉斯增添了歷史與文化魅力

 

〝甘迺迪是二十世紀最迷人的神話之一,風流倜儻的外表、能言善辯的口才

顯赫的家族歷史、傳奇的英雄事蹟、耳目一新的施政風格…莫不使人悠然神往

最後悲劇英雄式的遭遇暗殺,更鞏固了這則神話的屹立不搖〞

 

閱讀著關於甘迺迪的記述,不知不覺中走到了榆樹街(Elm Street)

抬起頭,面前矗立一棟似陌生卻熟悉的紅色建築「啊!」

霎時之間,我彷彿聽見五十年前、同一條街、那個擠滿群眾的午後

 

〝「砰!砰!」兩聲槍響,奪走了甘迺迪的生命,也意味著「美國夢」破碎的開始…〞

 

那一刻起,甘迺迪、賈桂琳、奧斯華與我腳下的達拉斯再也牽扯不斷

然後被捲入歷史的洪流中逐波擺盪,至今仍未曾磨滅

 

改變美國歷史的兩聲槍響

▲ 搭乘達拉斯輕軌捷運(DART)來到了市中心

改變美國歷史的兩聲槍響

▲ 到處可見高聳入雲的摩天大樓

改變美國歷史的兩聲槍響

▲ 達拉斯兩大地標球形的「Reunion Tower」與城堡狀的「Old Red Museum」

改變美國歷史的兩聲槍響

▲ 咦為何市中心要擺這麼一座格格不入的小木屋呢?

改變美國歷史的兩聲槍響

▲ 可別小看它喔,這座建於1841年的「Bryan Cabin」是達拉斯史上最早的建築物

改變美國歷史的兩聲槍響

▲ 再往前走,來到了「甘迺迪紀念廣場(JFK Memorial Plaza)」

改變美國歷史的兩聲槍響

▲ 廣場上的白色紀念碑,象徵了甘迺迪崇尚自由的靈魂與精神

改變美國歷史的兩聲槍響

▲ 外觀猶如古堡的「Old Red Museum」,達拉斯的遊客中心也在裡面

改變美國歷史的兩聲槍響

▲ 看見「迪利廣場(Dealey Plaza)」表示我們離槍擊現場越來越近了

改變美國歷史的兩聲槍響

▲ 就是那個窗!當年兇手奧斯華(Lee Harvey Oswald)

就是從這棟大樓六樓最右邊的窗口(找到了嗎?)開了槍

改變美國歷史的兩聲槍響

▲ 甘迺迪遇刺的榆樹街,大致上仍維持著半世紀前的樣貌

改變美國歷史的兩聲槍響

▲ 當年行兇所在的六樓,如今被改建為紀念甘迺迪的

「六樓博物館(The Sixth Floor Museum)」

改變美國歷史的兩聲槍響

▲ 館展以甘迺迪的生平和遇刺始末為主但禁止攝影這裡是唯一能拍照的七樓

改變美國歷史的兩聲槍響

▲ 乍看下是「永遠的第一夫人」賈桂琳(Jacqueline Kennedy)

改變美國歷史的兩聲槍響

▲ 仔細一看原來是由許多甘迺迪拼湊而成的(另一張則相反)

改變美國歷史的兩聲槍響

▲ 馬路上的「X」記號,即是當年甘迺迪遭槍擊之處

改變美國歷史的兩聲槍響

▲ 整條路的街燈從此不熄滅,為這位英年早逝的總統致上最深的緬懷

改變美國歷史的兩聲槍響

▲「甘迺迪觀光巴士」該佩服當地人的生意頭腦嗎?

改變美國歷史的兩聲槍響

▲ 汽車來來往往,大家還是不怕危險地跑到馬路上拍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雨航 的頭像
雨航

VOYAGE in the RAIN

雨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